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清华北大高考状元暑假打工被迫夜宿街头(图)  

2006-08-24 11:0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考状元与北京梦托教育咨询公司签订的赴湖北黄石市的讲课合同。成江/摄影

■深度提示

来自清华、北大、北师大的5名高考状元在暑假兼职中大呼“长见识了”。

他们诉说自己夜宿街头的惨痛遭遇,以及对雇主的愤怒。巧合的是,雇主也是一名高考状元。

这个夏天,在这些高考状元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高考状元发帖自述打工受骗经历

8月9日,北京。中午时分,在清华大学最具人气的网络社区——“新水木BBS”里,出现了一个题为《我在黄石带班的痛苦经历》的帖子,记述了发帖人——一位就读于清华大学的高考状元“打工受骗”的经历。

短短几个小时内,该帖子的点击量迅速攀升,在清华大学网络社区引起一片大哗。

令人不解的是,该帖子几个小时后被撤掉,被另一篇题为《我在黄石完全是一场误会》的新帖子取而代之,但此帖却没有正文。

这一变动招致的猜测和议论纷至沓来。

9日夜间11时左右,北京大学未名BBS上,又出现了一篇长达4000多字的《黄石带班遇险受骗记》,记述了北大、清华、北师大三所著名高校的5名大学生状元“打工被骗”的经历。该帖很快被“水木社区”转载,一时间,在两大著名高等学府的网络社区里,充斥着同情、愤怒、谴责的声音……

先后三个帖子有怎样的联系?故事的原委究竟是什么?

神秘发帖人原是北大本科生

记者调查发现,上述三个帖子的作者不是同一个人。三个帖子所反映的情况,却是惊人的相似。种种迹象显示,《黄石带班遇险受骗记》并非无中生有。

8月16日上午,一度被视为“神秘”发帖人之一的向东(化名),从望京赶到本报,他希望将自己的遭遇,告诉学弟、学妹,及其他暑假兼职的同学们……

身材清瘦的向东今年23岁。4年前,他以河南省某市高考“文科状元”的殊荣,走进北京大学考古系。4年后的今天,本科毕业的他被保送至另一所大学读研究生。

然而,对于向东来说,走出校园的这个夏天,既有喜悦,又有悲伤。

事情要从今年7月说起。

高考状元暑假应聘赴黄石讲课

7月中旬,向东进入清华大学“水木社区”,看到一则“招聘帖”,招聘方为“北大人家教中心”。

该家教中心称,他们招高考状元赴湖北省黄石市为中学生讲课。“每天授课5小时,薪酬为200元一天……”

“闲着也是闲着。”家境并不宽裕的向东说,这种兼职少见且难得。第二天,向东按照帖子上公布的地址,来到“苏州街33号楼906室”,参加北大人家教中心的面试。向东发现,参加面试的同学,分别来自北大、清华、北师大。“那天同时有3个人一起面试,最后都被录用了。这3个人是:教英语的成辉同学(化名),教数学的陈同学,还有教文综(文科综合)的我。”

合同约定每人薪酬4500元

7月17日,向东接到“家教中心”的电话:下午签合同。

再次来到“苏州街33号楼906室”,向东见到了曾和他一起参加面试的“学弟”、北大电子系的成辉。成辉是陕西省某市2002年的高考理科状元。两人翻看了合同,对部分条款感到满意。按照合同规定,乙方(受聘学生)只负责讲课,其余的诸如宣传、招生、工作组织等一概由甲方(北京梦托教育咨询公司北大人家教服务部)负责。

“教学过程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为期5天的讲座,其中前3天无薪酬,后两天每场薪酬150元;第二部分是为期7天的初中班教学,每天薪酬200元;第三部分是为期14天的高中班教学,每天薪酬200元。三部分薪酬共计4500元。”

家教中心老板也是北大校友

合同还规定:如果乙方(应聘者)教学质量出现问题,甲方(家教中心)最多扣除乙方不超过15%的薪水。食宿方面,甲方负责每天的三餐,住处是2人间的空调房……

当然,两人也有“不满意的地方”。“广告中讲的‘每天讲课5小时’,在合同中则变成了‘每天讲课8小时’。”向东说,“我当时就提出质疑,但对方解释说,这是老板的要求,我们到黄石后,可以跟他商量……老板景艺亮也是北大毕业的,也是状元,不会坑害我们的。”

当时,由于担心“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又基于老板是“北大校友”,向东和成辉最终签下了这份合同,并拿到了7月20日晚北京西站开往武昌的火车票。

“状元讲座”一度引发轰动

7月20日晚,带着“一点点兴奋”,向东与成辉一道,坐上了开往武汉的火车。

次日上午抵达武昌火车站,一辆小型客车前来接站。

这是向东第一次见到“老板”、他们的校友景艺亮。“他个头不高,跟我差不多瘦,一副学生相。”向东回忆说,和景艺亮同行的,还有他的姐姐景艺星,自称“景姐姐”。

小型客车直接开到位于黄石市大智路附近的住处。出现在向东眼前的是一处“双人标准间、有空调”的民居。

临近中午,北大社会学系的陈松(化名)、清华大学的孙姓同学先后到达。21日上午,就读于北京师范大学的白姓同学也赶到目的地。

5名高考状元(四男一女)到达黄石,受到当地媒体的关注。黄石的《东楚晚报》此前曾刊发报道称:“(7月)22日至26日,黄石2002年高考理科状元景艺亮将率来自北大、清华的5位状元及著名的心理学专家,为黄石的家长和学子们免费献上6场‘倾情关注孩子成长’的爱心教育大餐。”

4年前考入北京大学的景艺亮接受《东楚晚报》采访时说:“此次回黄石进行讲座的宗旨,是将前沿的教育理念等内容带入黄石,为家乡的同学和家长造福。”

高考状元的到来,在当地一度引发轰动。向东回忆说:“前5场讲座在湖北师范学院可容纳千人的阶梯教室举行,其中第一场来了七八百人,之后每场人数都在二三百人。”

“7月22日下午的讲座,我主要讲了自己的求学经历和体会。没想到,一上讲台会那么辛苦,偌大的教室里只有4台壁式电风扇。在不低于37摄氏度的室温下,我们汗流浃背,衣服干了之后都是白色的盐渍,感觉像军训。”

削减工资招致5名状元抗议

然而,同6场免费讲座的盛况相比,收费的课程招生并不那么乐观。梦托公司原定于7月27日开课的打算,因“招生情况不好”,被延期至8月1日。

“讲座还没结束,公司就透露要降雇员工资。我们先后三次提出商谈的请求,景艺亮姐弟每次都答应,但每次都爽约。”向东说。

“30日下午,景艺亮来到我们住处。我们问到招生情况怎么样,他说招到了四五十个(学生),又说第一次举办这类活动,能招到这么多人已算不错了。接着就谈到了薪酬。他说从招生情况来看,肯定不能照合同发工资,而是‘会在保证公司不赔本的情况下’,重新拟定工资。”据向东介绍,“景走后,我们几个人讨论该怎么应对降薪要求。最后,大家一致决定:共进退,绝不轻易妥协,更不能单独媾和。”

协商未果半夜解雇大学生

7月31日晚,5名同学再次约见景艺亮和景姐姐。

“景姐姐对我们说,打算给每人1000元报酬。听到这话,我们5个人都惊呆了——从4500元到1000元,这落差实在太大。我们说‘减少我们工资,等于把你们创业的风险和损失都摊到了我们身上’。景姐姐就把报酬提到1500元,我们几个简单讨论之后决定,能接受的最低薪酬是3500元。”

“这时,景艺亮推门进来,他大声说‘这课不办了’,让我们立即走人。他说:‘北大、清华的,又怎么样?老子也是北大的。’说完摔门就走。”

“谈判从7月31日晚6点多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1点半。景艺亮只愿提供2500元薪酬,双方未能达成一致。发展到最后,景艺亮索性宣布,我们被解雇了!”

状元流落街头大呼“长见识”

“我们几个非常气愤。但也没有办法,便商量先睡一觉,天亮去买火车票。不料刚躺下没多久,景艺亮姐弟俩带着三男一女冲了进来。他们逼迫我们搬出去。成辉当时坐在床边怄气,不肯动。我对他说,算了,这里到底是人家的地盘,他们把咱们打一顿,或者杀了,我们也没办法。”

回忆这段经历,向东显得很激动:“我们能怎么办呢?我们只得把东西收拾收拾,把钥匙给了景姐姐,离开了住处,我们流落在黄石街头,到一个广场睡了一宿。夜间又闷又热,真是太凄凉了。”

他在帖子中这样写道:“2006年8月1日凌晨3点半,如果你恰好走在黄石市的湖滨大道上,你会看到6个人带着行李(其中1个是陈松的女友),在路上大呼‘长见识了’……”8月1日下午,这几名同学曾到《楚天都市报·鄂东版》求助,该报记者刘晓鸿采访了他们。次日,他们自己买火车票返回北京。

清华大学孙姓同学后来对记者说,7天时间里,他们做了6场讲座,最后分文未取。不仅如此,他们还自己掏了回北京的路费。

“这真是一次教训。”他说。

“8月1日”、“黄石”、“闷热的天气”……这些关键词构成了5位“打工状元”难以抹去的记忆。向东说,8月1日那一天,他们只盼着早一天回到北京,回到学校。

而8月1日,千里之外的北京,则在傍晚时分下起了暴雨。当天夜里12点前后,清华大学一年级学生张威在北京西站,挤上了一列南下的火车。

他在这天下午,通过了“北大人家教中心”的面试,成为第二批赴黄石的“讲师”中的一员。张威不是高考状元,梦托公司方面承诺,给他的薪酬为1500元到1600元。

“公司打电话让我迅速赶到黄石,由于没有买到去武汉的火车票,为了赶时间,我就上了开往江西九江的火车。没有座位,我就只能躺在地板上睡了一宿。”张威说。

8月2日下午3点半,张威到达九江,之后转乘长途客车,傍晚到达黄石,与同来救场的陈同学住进了那套“双人标准间、有空调”的民居。

未签合同双方发生争吵

“我见到景姐姐后,提出签合同。但她说第二天要开课,叫我先备课。之后几天里,我多次要求签合同都被景艺亮姐弟俩以各种理由回绝。”张威回忆说。

第二批赴黄石的“讲师”只有两名,除张威外,还有一位陈姓同学。正是这两位“讲师”的到来,使得梦托的“培训班”在8月2日正式开班。

然而,一直到8月8日,双方的合同仍没有下落。为此,张威同景艺亮姐弟之间发生过多次争吵。“一次是在8月7日。那天,我给两个理科班学生补了两小时数学。晚上,我和 清华大学的陈姓同学,无意中看到《楚天都市报》,才知道有一批同学在我们之前就来过这里,后来被解雇了。我们感到很不安,于是当晚就告诉景艺亮,第二天上课前一定要签好合同,否则就不上课。景艺亮最终把合同拿了过来,双方做了一些修改。”

“8月8日中午发生了第二次争吵,我们两人要求签完合同再去吃饭。景艺亮说:‘你们实在太过分了,你们不知道我有多累,你们要道歉。’我们也不甘示弱:不签合同,我们为啥要为你卖命?景回了一句:合同没有什么用,合同签了不履行,在中国又不是少见的事。这天,文科学生又要求补4小时的课。从下午5点开始,中间吃了点饭,然后一直讲到晚上9点。那天,我讲得嗓子都哑了。晚上11点多又谈起合同,不料景艺亮说,明天再签吧,打印的地方都关门了。”

矛盾升级学生请辞未果

“第三次争吵发生在8月9日中午,我收到景艺亮的短信:‘我告诉你,因为你第一天讲课讲得不好,我们损失了2500元,我可没追究你的责任。你不要说你没有责任,你如果这样说,那我为什么要给你工钱?’看完短信,我非常气愤,我要走,不干了。收拾好东西,准备下楼往外走。当时还有几个学生在场,见老师要走,便打电话叫来了景艺亮。景艺亮在身后叫道:‘张威你给我记住,以后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之后,景姐姐等人又找到了张威。此时的张威同自己的班主任通了一次电话。班主任给张威的建议是:“走不掉干脆就留下来吧,你一走他们这个摊子也不好收拾,虽然你走了算不上不负责任。但这样对你的学生也不好,毕竟你代表着清华的形象。”

张威最终听从了班主任的建议。傍晚回到住处,景艺亮已将合同打印出来并且签了字。

接下来直到课程结束,双方再没发生过大的摩擦。约定好的薪酬分4次付款,虽然每次都拖延了1天,但都如数结清,分文不少。

对话老板

“高考 状元黄石行”尴尬收场

今年7月,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学院的景艺亮,曾经是2002年湖北省黄石市高考理科状元。

据他的一些大学同学反映,景艺亮家境贫困,但他是一个非常自立的人。

大四上学期,景艺亮创办了梦托教育咨询有限公司并担任法人代表,后来又买下北大人家教网,发展大学生兼职中介市场。公司成立大半年来,主要开展计时家教和签约家教等业务。

尽管同景艺亮发生过多次争吵,但在张威看来,景艺亮是一个直率的人,这一点令他印象深刻。“他有一定的事业心,视野也挺广阔,谈到民工问题、富人经济学等等,我们都很有共同语言……”

而景艺亮则告诉本报记者,此次组办的“高考状元黄石行”也是第一次尝试,想不到竟如此尴尬地收场。

招生情况很差 这才决定降薪

记者(以下简称记):合同约定支付每位大学生教员4500元薪酬,怎么一下子降到1000元?

景艺亮(以下简称景):招生情况很差,只招到40多人,租房子、借场地、吃喝……各种成本加起来,给他们4500元肯定要亏本。后来谈到2500元,这帮学生还是不答应。

记:你是说,招生情况不好是因为他们讲得不好?

景:第一天讲座来了有一千多人,讲的过程中不断有人陆续离场。张威讲完第一天课,就有5个家长找我退课。第二天我和他商量改进了讲课方法,才比原先好一些。

记:据反映,初中班收费600元/人,高中班收费480元/人,那你最终结算时亏本了吗?

景:嗯……收支大概相抵吧。

这些学生不能将心比心 眼里只有钱

记:为什么直到要讲课前一天还没同第二批雇员签合同?

景:那几天实在是太忙了,主要是感情上的一些事,就没顾得上签。

记:第一批学生反映在谈判中你的态度一直很凶,还几次出言恐吓,甚至要动手打人?

景:我这人性格比较直,着急,当时我姐姐已流着眼泪求他们了,他们居然不为所动,有两人还笑,我差点儿就上去把他们揍一顿。可这些学生完全不为别人考虑,不能将心比心,眼里只有钱!我跟他们仔细算过账,招生人数少了,课时也减少了,还按照合同给钱,我得倒贴一万多,可他们有人还说我办这个公司赔也是应该的!

记:你对那些学生印象很不好?

景:这些学生素质太低了!我安排做饭的是我母亲单位的一个老同事,他对这些学生就很有意见。吃过饭连忙也不帮一下,后来的张威和小陈好一些。他们一点也不为别人考虑,就关心那些钱。走的那天,还跑到学校门口去找家长闹。不就是清华、北大毕业的吗,我还是北大毕业的呢。

以后不打算再办大学生兼职中介

记:据反映,你凌晨3点突然解除合同,那些学生被驱赶,又是怎么回事?

景:他们说不给那么多钱就不上课。马上就要开课了,我总不能还留着他们、养着他们吧。我也不是让他们整夜待在外面,他们是在凌晨5点才离开住处的。

记:当时你还带了一群人去,为什么啊?景:我是怕他们破坏屋里的东西,他们有五六个人,比我们人多。

记:张威离开住处时你还对他说“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景:因为我当时太冲动了。我这人就好冲动。

记:你现在在水木和未名上都出了名,以后还准备怎么继续搞大学生兼职中介?

景:我现在才发现,让大学生去做讲座、带课,效果都不好,基本上是扛着北大、清华的牌子去挣钱。以后我也不打算再继续发展这个市场了。

记:要是你的学弟跟你打官司呢?

景:打就打吧,我这人还没吃过官司呢,倒想吃一次看看。我还没告他们给我造成的损失呢。本报实习生邓江波 记者童光来/文 华夏时报

  评论这张
 
阅读(39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