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洪秀全对石达开一再贬黜的真相  

2006-08-14 09:26: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洪秀全对石达开一再贬黜的真相
  


  简又文氏在《太平天国全文》第十八章中说:石达开远征后,全军“沿用天朝国号,翊戴天朝元首,奉行天朝正朔,恪守天朝礼制,及信奉天朝宗教,一一如故”。又说:“其在天朝方面,亦从不视为叛逆或非法行动。以后数年,凡天王诏旨必兼书‘达胞’之名而置诸最亲最贵一等王之列。”即满朗文武同僚,亦皆以率军‘远征’相视,敬礼如故。”


  石达开远征一事的是非曲直,那是另一问题,姑置不论。本文所探讨的,是远征后石达开与天京双方如何对待对方的态度问题。石达开自从离开天京,直至在大渡河畔全军覆没,首尾六年,行程万里,一直是竖太平之旌旗,扬天国之威德,始终如一,不变初衷。他自己的名衔,也一直用的是“真天命太平天国圣神电通军主将翼王石”,从未变更一字,这是众所周知的。至于天京方面——记得具体一点,就是洪秀全——对他是否“置诸最亲最贵—等王之列”?是否“敬礼如故”?笔者以为不然。天京方面对石达开“敬礼如故”者确实不少。如《蒙时雍家书》中说:“翼王石出师远征。”《洪仁(王干)自述》中说:“丁已,翼王远征。”但这都是私人的态度,不能代表官方。至于以洪秀全为代表的太平天国官方对于远征后的石达开则是一再贬黜——包活取消封号,撤职,降官。


  要考查石达开一再遇到贬黜的情况,首先就要查情石达开刚离天京时已有的官爵职衔,即查清在这一方面的起点。


  石达开是太平天国的开国元勋,首义六王之—。金田起义之时,他在领导集团中的位次是第六位,仅次于洪、杨、萧、冯、韦五人。天京内讧之后,首义六王仅剩洪、石二人,石达开在领导集团中的位次就应该是第二位。


   天京内讧之前,石达开的宗教性封号是电师,低于杨秀清的“圣神风”,而与萧的雨师,冯的云师,韦的雷师相当。兴师靖难回京辅政以后,石达开的宗教性封号上升为“圣神电”,表示其地位与杨秀清的“圣神风”相当。


  天京内讧之前,石达开的职务是左军主将,仅为太平军几个方面军的指挥官之一,而杨秀清则以中军主将的名义统率全军。兴师靖难回京辅致以后,石达开受封为通军主将代替杨秀请的中军主将行使全军总司令的职权。“通军”即“全军”,因避供秀全之讳而改称“通”军。


  “圣神电”、“通军主将”都是洪秀全所封,石达开回京辅政之后,天京军民对他十分崇敬,共上尊号为“义王”,以取代他以前的王号“翼王”。这一王号后来受到洪秀全的认可,数次见于官书。


  综上所述,石达开在刚离天京之时,他的官爵职衔是“圣神电通军主将义王”,这是太平天国官方所认可的。对于“义王”这个王号,虽经洪秀全同意,石达开自己却谦辞不受,仍用原来的“翼王”。因此,在他远征的六年之中,他所用的旗号一直是“真天命太平天国圣神电通军主将翼王石”,始终如一。


  下面再探讨他一再受到贬黜的情况。石达开离开天京,驻军安庆之时,洪秀全因为天京附近军情紧急,一度遣使邀请石达开仍然回京辅政,并铸“义王”金牌相送,为石达开所拒绝。从此,洪秀全对石达开即一再加以贬黜。


  太平天国丁巳七年十月,即石达开离京五个月之后,天京编印戊午八年新历。历书卷首所列石达开的衔名为“电师通军主将义王”。首先撤销了“圣神电”的封号,降为“电师”。


  太平天国丁已七年冬,天京重印《天情道理书》戊午遵改本。其中对石达开的称呼不是“义王”,仍是“翼王”,说明这时已取消了天京军民共上的“义王”尊号。


  石达开的“通军主将”之职何时被撤,没有明文记载。但据《洪仁(王干)自述》中说:“丁已,翼王远征。”但这都是私人的态度,不能代表官方。至于以洪秀全为代表的太平天国官方对于远征后的石达开则是一再贬黜——包活取消封号,撤职,降官。


  太平天国已未九年四月初一日洪秀全《封干王诏》中说:“朕意(王干)胞、达胞、玉胞……知之。”这队石达开的位次列在洪仁拢滴谌弧L教旃何淳拍晔鲁跗呷蘸樾闳⒉肌短炖克氖暌晃有罚渲兴担骸半挹蜕⒏I?王干)胞、达饱、玉胞……知之。”这时,石达开的位次更降为第五位。


  太平天国庚申十年秋,天京编印辛酉十一年新历。历书卷首所列石达开的衔名是“开朝公忠军师殿左军翼王”,与以前相比,有加有减。加的是两个虚衔:一曰开朝公忠军师,二曰殿左军。“军师”之名位甚高,实行军师负责制的太平天国本以“左辅正军师”杨秀清掌理国政。但是这时石达开远征在外,掌理国政的军帅名义对他并无实际意义,更何况洪秀全亲政之后,早就说过“主是朕做,军师亦是朕做”,太平天国后期的军师只是一个虚名,并无任何实权。至于“殿左军”,同样是虚衔,并没有什么军队,最多不过指天王宫中的少数卫队而巳。在授予虚衔的同时,洪秀全却实际上收回了神权与兵权。因为石达开“电师”的宗教性封号也被取消。值得注意的是,洪秀全把石达开原有的“圣神电”的封号加给了已死的萧朝贵,同一历书卷首所列萧朝贵的宗教性封号成为“圣神雨电”。与此同时,也把韦昌辉过去拥有的“雷师”宗教性封号加给了已死的杨秀清,同一历书卷首所列杨秀清的宗教性封号成为“圣神风雷”。在这一点上,洪秀全几乎把石达开与获罪被诛的韦昌辉同等看待。“电师”的取消,说明洪秀全对石达开的神权完全收回。“通军主将”的取消,则说明洪秀全对石达开的兵权完全收回。


  太平天国辛酉十一年二月二十一日《天王诏旨》中对诸王刻印时的衔名重新作了规定。石达开的印衔被规定为“公忠军师顶天扶朝纲翼王石达开”。几个月前所授予的“殿左军”虚衔又被取消,新加上的“顶天扶朝纲”的虚衔则是太平天国大小官员都能得到的普通性加衔。


  辛酉十一年四月二十七日《天王诏旨》中说:“朕诏天祐子侄、和甥、福甥、和元侄、利元侄、科元侄、瑞元侄、锦元侄、栋梁婿、文胜婿、万兴亲、、(王干) 胞、葵元侄、达胞……知之。”这样,石达开在诏旨中的地位已经降到第十四位,列在洪秀全的子侄、外甥、女婿之下。如果连洪秀全本人计算,石达开在太平天国的位次已经降到了第十五位。


  辛酉十一年五月十六日《天王诏旨》中说:“朕诏天祐子侄、和甥、福甥、和元侄、利元侄、科元侄、瑞元侄、现元侄、瑭元侄、锦元侄、钰元侄、(金才)元侄、栋梁婿、文胜婿、万兴亲、(王干)胞、葵元侄、达胞……知之。”也就是说,距离前诏不到二十天,石达开在太平天国的位次又从第十五位下降到第十九位。


  为求醒目,特将石达开远征后受到贬黜的情况列表于下:


  时间 / 位次 / 宗教封号 / 职务 / 王位 / 备注


  丁巳七年五月离京时 / 2 / 圣神电 / 通军主将 / 义王 / 石达开谦辞义王王号。


  丁巳七年十月 / / 降为电师 / 通军主将 / 义王 /


  丁巳七年冬 / / 电师 / 通军主将 / 翼王 / 取消义王王号


  戊午八年上半年 / / / 这一职务实际上已被取代。 / 翼王 / 通军主将职务已被蒙得恩的中军主将所取代


  已未九年四月 / 3 / 电师 / 同上 / 翼王 /


  已未九年十月 / 5 / 电师 / 同上 / 翼王 /


庚申十年秋 / / / 这一职务被公开取消 / 翼王 / 加“开朝公忠军师”与“殿左军”虚衔,取消电师封号。


  辛酉十一年二月 / / / / 翼王 / “殿左军”虚衔被取消。


  辛酉十一年四月 / 15 / / / 翼王 /


  辛酉十一年五月 / 19 / / / 翼王 /


  


  


  确凿可靠的历史事实说明,远征后的石达开对洪秀全的态度确实是“始终如一”、“敬礼如故”;但是洪秀全对石达开则是一再贬黜,每况愈下。这一鲜明对比,使人一目了然。


  仅仅是名份上的贬低,关系不大。值得重视的是这种贬黜有时候是沉重的打击,也可以说是一种巧妙的“逼”的方法。洪秀全对石达开有两次关键性的“逼”。一逼是在石达开回京辅政时期。尽管全国军民都拥护石达开,石达开也很有信心地来扭转当时不利的形式,以挽狂澜于既倒,但洪秀全不放心,为了个人的宝座安全,他不惜一毁长城----谋杀杨秀清,再毁长城----逼走石达开。石达开背着“分裂”的罪名走了,但是走得不远,他仍然不放心,于是再加一逼,撤石达开的职,夺石达开的权,贬之再贬,黜而又黜,直到逼得石达开远走高飞而后已。


  直到石达开在大渡河畔覆军,慷慨就义,洪秀全都没有把他宣布为叛逆,这也可以说是洪秀全手下留情。为什么?因为;


   一、石达开确实没有背叛太平天国。


  二、这样一宣布,是自损羽翼,对自己不利。


  三、天京方面的广大军民敬佩与同情石达开的大有人在

  总之,把这一段史实查清,对于评价洪石双方的是非功过,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评论这张
 
阅读(84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