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关注农民工专列:坐一次专列要掉几斤肉  

2006-02-07 13:27: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背着黄帆布包的施小风从北京西站出站口的人流中挤了出来,黑夹克显得有点单薄。他不停地搓着微红的手,“没想到北京比咱老家冷得多”。施小风从重庆到北京来打工,刚刚在L20次临客列车(也就是大家说的“民工专列”)上度过了近60个小时。

  据铁道部春运办提供的一项数据显示,从1月14日春运开始,至2月5日的23天中,中国铁路共发送旅客8247万人次,同比增加589万人次。从2月2日起,全国铁路日发送旅客已连续3天突破400万人次。为应对居高不下的客流高峰,铁路部门不断增加运力,其中一个重要举措就是开行临客。据铁路部门介绍,400万左右人次的客流量将会持续到农历正月十五。这意味着临客列车仍将在春运中发挥重要作用,而临客的大部分乘客都是农民工。“坐一趟临客咋就这么苦?”施小风今天在北京第一场大雪中咬着牙说。

  “坐一次民工专列要掉几斤肉”

  2月3日清晨5时,扎着长辫子长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的20岁姑娘小芳,跟着刚在贵州过完年的男朋友,从桐梓踏上了A645次列车———由重庆开往广州的民工专列。因为中途上车,再加上桐梓是一个小站,小芳只买到两张站票。这趟车共17节车厢,除去办公车厢和餐车,其余15节车厢全部为硬座。本来只有1600个座位的列车,至少载了2000多名旅客,而且绝大部分是奔赴广州的农民工。这意味着许多乘客只能一直站到终点站。

  上了车的小芳立刻傻了眼,车上几乎没有立锥之地———车厢中大人小孩挤在一块,3个人的座位硬塞进了5个人,两个人的座位也坐了3个人,过道上也是见缝就站人,甚至连洗漱台上也坐满了人。小芳和男友迫不得已挤到两节车厢的接口处,尽管那里已经站着6名抽着烟的中年男人。坐是没法坐了,两人把行李堆了起来,然后面对面地站着,以便腾出空间。

  虽然车门关得很严,但是小芳还是能感觉到寒风袭面。她从行李包中找出一件大衣披在身上,还是觉得冷,男友只好抱紧她,也顾不上身旁6名大汉异样的眼神。车开了3个小时后,小芳的男友想喝水,可被小芳阻止了,“忍忍吧,厕所已经没法用了,现在只能少喝水。”其实,锅炉里的水早被乘客用完了,只能等车到贵阳站加水。“我们就这样站到终点站吧,不吃不喝,玩一次简单的冬眠游戏吧。”她和搂着自己的男友开起了玩笑。“你穿了成人尿布可以不动,可我一个大活人总不能让尿给憋死吧。”男朋友回敬小芳。为了减少上厕所的次数,小芳在上车前特意为自己准备了“尿不湿”穿在身上,不过她男友嫌丢人没有穿。

  小芳和男友都在广州一家工厂打工,走这趟路已有两年了,积累了一些经验。她说,“至少不会再把大量现金放在身上,现在我们都用卡。”小芳和男友曾经在民工专列上被盗过,好在只是丢了几十元钱。

  日前,有媒体报道说因为担心太慢太乱、车厢比工地还冷、老婆孩子受罪、时间没准谱等原因,致使民工专列并没有赢得农民工们的青睐。据记者了解,民工专列确实存在着治安不稳定、列车运行时间没谱、服务质量差,以及旅客超员所带来的拥挤和压抑等问题。

  走得了的幸福压下一路的尴尬

  春节前,记者特意踏上了从北京开往上海的临客L197次列车,体验民工坐临客回家的感受。这趟车上的大部分旅客都是冀鲁皖苏等地的农民工,沿途经过河北、天津、山东、安徽、江苏。来自安徽的穆祥望与记者同路,他没有听说过“民工专列”这个词,“是不是都坐的民工啊?”他问,“对我来说,只要有车就坐,管他什么专列还是临客呢?”

  从江苏常州来北京干建筑的王师傅也上了L197次列车,尽管他提前就到车站排队买了车票,但同样是没有座位。王师傅来北京已经6年,往常坐过绿皮的慢车。“站站停,什么车都让。也没有空调,还没有水。脏兮兮的,没人扫,人又多。就是你说的民工专列吧?”

  23时50分开行的列车从22时就开始检票了。北京站二楼右侧的检票厅几乎立不下脚,旅客携带的大包小包以及手上的行李箱,把本来就小的检票大厅挤得水泄不通,值班民警只能通过扩音器要求大家不要停留。“这么多人,我们能上车回去就不错了。”家在山东德州的一个女孩说。她去年初中毕业后来北京打工,现在一家电池厂工作。“平时打工那么辛苦都挺过来了,坐趟车不就是站一夜吗,能把人怎么样?”

  记者22时30分挤上了6号车厢,因为没有座位,只能站在门与门之间的过道上。有旅客打开窗户透气,也有旅客走过来洗水果,不过车上暂时没有开水,厕所的门也是关着的。到22时50分,六号车厢的过道上全部挤满了人,定员118人的车厢里挤了142人,外面仍有人拖着行李上车。

  强烈的回家愿望和节省一点钱的想法,让农民工对临客特别是最便宜的民工专列青睐有加。火车开动后,他们似乎早已把乘坐临客所要遭受的痛苦抛到了九霄云外。穆祥望掏出手机给远在千里之外的家人拨了一个电话:“我上车了,买的是站票,明晚到家,你们等我回来。”温情的话语中饱含着浓浓的亲情,在寒冷的冬夜里让人感到暖融融的。

  记者找到一位乘务员,听他讲述了在一线服务的一些感受:“我们本来是上4天4夜班,然后休息4天4夜,但是现在春运人手不够,怎么办?放弃休息连着上,临客都是领导动员我们上的。你说这大过年的谁不愿意在家里待着?拿我跑这趟车来说,一天一夜挣200元钱。我的车厢100多人,严重超员。我们的任务是报站名,提醒旅客上下车,还有开门关门。春运很挤,秩序维持不好,稍有不慎就容易出事故。再说卫生,你看过道上站的全都是人,动都动不了,你说我怎么打扫?送开水,那么多人我怎么送?要是不小心把哪个旅客烫了怎么办?……”

  今天,记者打电话给铁道部春运办。工作人员坦诚地说,包括“民工专列”在内的临客服务质量与旅客的期待之间的确还有距离,“我们正在努力改进。但是真正能让旅客从走得了向走得好转变,还需要时间。”

  铁道部新闻发言人则表示,随着党中央、国务院对农村、对农民采取的“多予少取放活”政策的逐步兑现,农民工群体将会得到党和政府、社会各界及铁路部门更多的关怀。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