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摄影作品集:我的父亲母亲  

2005-12-26 09:22: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父亲母亲》,焦波的摄影作品,平平凡凡的人间亲情,看完时,已经泪流满面!!!

     1978年我为爹娘拍下了第一张合影。这一年,他们已是60多岁的老人了

点击查看原图

    1983年,村里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家里第一次打了这么多粮食,爹娘没白没黑地忙活着。这是我在报纸上发表的第一张照片,因署名后边带着“摄影”二字,爹娘便以为我的水平不再是“照相”,而已成为“摄影”了

点击查看原图

吵架

点击查看原图
 

    爹娘的午睡。按鲁中山区人民的习俗,爹娘通腿而眠,不论住在什么地方,都保持着这一习惯

点击查看原图
爹是我家第三代木匠,开了几十年棺材铺,“文革”前剩下这一口棺材。他对娘说:“你跟着我受了一辈子苦,这口厚棺材你就占了吧,俺再做口薄的自己占。”对此,娘十分满足。逢人便说:“俺没白跟当木匠的过一辈子。”

点击查看原图

    对爹的“旨意”,娘言听计从,尽管有时不情愿;男在前,女在后,爹在任何时候都是唱“主角”。

点击查看原图

娘6岁缠脚,趾甲长成了蜗牛的样子,爹常为她修剪。

点击查看原图
 

娘生了爹的气,病倒了,在打吊瓶的那几天,爹又烧水又烧饭,格外勤快

点击查看原图

一生相扶持,还是老夫妻

点击查看原图

    爹娘到了北京,先看天安门广场。广场好大哟!“比俺好几个村子还大哩。”爹说。

点击查看原图

爷爷一辈子没上过泰山,爹抱着爷爷的画像爬上了泰山极顶……

点击查看原图
 

    这株泰山脚下的汉柏,已生长了两千多年了,称为“汉柏第一”。爹娘围着树看了又看

点击查看原图
在家照料爹娘生活的外甥给爹娘买了一台大彩电,每天爹一睁眼就打开,听个声,看个彩。

点击查看原图
 

“你不吃,给小猫吃了。”为给我儿子喂饭,娘使尽了法子。

点击查看原图
娘,还下地吗?“去,人活着,不干活干啥!”平平凡凡的娘啊,您是儿子心中一尊至高无上的生命雕像

点击查看原图

    正月十五娘病重,肺气肿、房颤、肺脑以及带状疱疹折磨得她失去了理智。爹执意要把她接回家:“我伺候她几天,即使她走了我心里也好受。”

点击查看原图
正月十八,娘病危,医生说娘再有2个小时就要走了,家里人赶忙给她穿上寿衣、搭好灵床,邻居也赶来为她送行。第二天,娘又慢慢醒过来了。

点击查看原图

于是又把娘送到医院,输液输血输氧,用尽了法子

点击查看原图

春暖花开的时候,娘又奇迹般地站了起来

点击查看原图
 

    家里来客人了,娘到街上换豆腐。1斤豆子换2斤豆腐是多少看来 的规矩。到了过年过节,家里用的豆腐多了,爹娘便舍不得换,搭把力气磨豆浆自己做。

点击查看原图
绞脸是一种古老的美容方式:在要绞脸的女人脸上抹上石灰,“美容师”咬着打交的丝线的另两端在抹着石灰的脸上绞来绞去,一会儿,汗毛被拔光,眉毛修得齐整,脸上也光滑、白净多了。娘说,她出嫁前,也绞过脸,那叫开脸。她一生中也就“美容”了那么一回。

点击查看原图

    晶晶倒在地上碰着了头,娘一边给孩子捋头发,一边用嘴在孩子头上吸一口气,再转过身去把嘴里的气吐出来,口中念道:“回来吧!回来吧!揪揪毛,吓不着。”这是传统的叫魂方法。家乡有种说法,孩子受了惊吓,会把魂丢了。

点击查看原图

烈日

点击查看原图

    每次我离家时,都不让娘送,娘也答应不送,但到了村头,一回头,娘往往就跟在身后。

点击查看原图

每年春天,娘都把寿衣拿出来晒一晒。家乡有种说法,多晒寿衣,人会长寿的。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娘说最喜欢这张照片。问她为什么喜欢,她道不出个“子丑寅卯”来,说就看着好,一家人挺和睦的

点击查看原图

    娘85大寿,我和姐姐给娘买来一个大蛋糕,还插上了红红绿绿的生日蜡烛。娘一边吹蜡烛,一边说:“年轻时俺灯能吹灭,火能吹着,现在老了,没牙了,嘴直漏风。”

点击查看原图

我儿子的第一步,是在娘的搀扶下开始的。这张照片拍于1978年。

点击查看原图

剪彩

点击查看原图

爹娘从北京剪彩回家以后,于1999年元旦照了这张合影。

点击查看原图

    正月初六,爹去医院看望娘,一进门就抹眼泪:“这是咱结婚68年来第一次不再一块过年啊!”

点击查看原图

“隔代亲,隔代情!”“八十老翁赛顽童。”

点击查看原图

“老姥爷,你往前门扫,我往后门扫,看谁扫得快!”重外甥女和爹比赛扫雪

点击查看原图
儿子长大了,上大学期间回老家,非要推娘在村里转转。娘直乐呵:“坐在俺孙子的小铁车上,比坐小轿车还舒服

点击查看原图

儿子考上了北大研究生。临走时,娘拉着她孙子的手,嘱咐了一遍又一遍

点击查看原图
孩子长到一定年龄,在择定的日子里,穿上红衣服,怀抱一只红公鸡,坐到一口盖着红布的斗上,吃百家饭,再戴上一串铜钱,这叫“开锁”。娘说,开了锁的孩子格外聪明

点击查看原图

娘包大包子,荤的素的包成不同形状,愿意吃哪一种,一看就分辨明白

点击查看原图
宁静的小院,宁静的家。读过几年私塾的爹对此常有感慨,他不知从哪儿学来两句诗,持在嘴边上:“凤恋帝王不长久,燕住寻常百姓家。

点击查看原图

    这个与沂蒙山毗邻的小山村是我的故乡。爹娘出生在同一个村,一个村东,一个村西,结婚前却谁也不认识谁

点击查看原图
这是爹曾上过4年学的学堂,他在这里念完了《论语》,便跟爷爷学木匠营生了。比爹晚几年在这里上学的小伙伴们也已进入暮年,这里是他们每天必到的地方,夏天乘凉,冬天晒太阳,论说着家长里短,点评着村里村外的“新闻”

点击查看原图

    爹在锛木头,我要拍一张照片,娘走过来,站在那里。“娘,你站在那里不好看。”“那我给他扶着吧!”娘说着,走了过去。

点击查看原图
甥用胶轮车推着爹翻过山路走亲戚。爹说,他年轻时推的是木轮子车,走起路来“吱扭吱扭”响出好远好远。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是爹娘的近照,爹84岁,娘86岁。住的还是那土坯老房,吃的还是自家种的五谷杂粮,爹娘依然在那小山村平平淡淡地生活着

点击查看原图


  评论这张
 
阅读(679)|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