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冬至·谁还记得钱钟书  

2005-12-23 09:01: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过得真是快,钱钟书已离开人世七年。看这几天的报纸,很难找到纪念的文字,新华社连一篇有关报道也没有。也许,是尊重钱钟书的“淡泊”吧。今天,是冬至了,一年中夜最长的一天。而昨天,是钱钟书七年前火化的日子。当时我在场,曾写下一篇报道,现在重新贴出来,以作纪念。
 
送别钱钟书
 
  新华社北京12月21日电(记者韩松)今天下午1时半,钱钟书的遗体安放在北京医院的送别室里。
 
  两天前病逝的钱钟书看上去非常清瘦,他身着黑色呢大衣,遗体四周是一丛丛的万年青。
 
  灵堂里放着十几个花圈,没有挽联,也没有哀乐。
 
  以个人身份来送行的中国社科院副院长王忍之说:“钱钟书给我的印象是他的淡泊亲切,不求名利。他要求丧事从简。”
 
  十几分钟后,钱钟书的遗孀杨绛由保姆和钱的主治医生搀扶着进来。钱钟书住院四年中,杨绛几乎每天都去医院相伴。杨绛站着看了一阵钱钟书。这时,来送别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社科院院长李铁映上来与她握手。两人说了几句话。
 
  然后,杨绛把一小篮紫色的勿忘我和白玫瑰放在钱钟书的身体上。她走出告别室,安静地坐在院子里的一张小凳上。
 
  钱钟书的遗体被放进一口绛红色的棺椁,被四个殡仪工抬上了一辆丰田旅行车。杨绛的眼神紧紧随着棺椁移动,直到车门关上。这时,87岁的她一下站了起来。周围的人怕她跌倒,忙上去扶住她。
 
  杨绛、钱钟书的外孙、保姆、医生坐进了这辆扎着白黄色带的灵车。两时许,车子汇进了大街上车辆的洪流,一路上遇红灯便停下来等待。
 
  灵车穿过洒满阳光的北京城,40分钟后来到八宝山。
 
  “这样的大学者,代表了一个时代,”社科院外文所的薛先生说。
 
  定好的火化时间是3点半。钱钟书又被安放于一个灵堂。杨绛坐了一会,站了起来,走到钱钟书身旁,两手扶着棺沿,一动不动看着丈夫,但她没有把盖住钱钟书脸部的白布揭开。直到亲友把她扶走。
 
  这时,另一位学术大师胡绳拄着拐杖进来了。杨绛和他又来到棺椁边。这回,杨绛把白布揭开来,微微仔细地看钱钟书。然后,回到座位上,两眼定定地看着地面。
 
  中宣部部长丁关根也委托有关人士前来送行。
 
  这间灵堂里,也没有摆放花圈,也没有哀乐,大多数人也没有戴黑纱。钱钟书不喜欢一切“世俗的事物”。
 
  又过了一阵,工人进来说火化的时间到了。大家便把棺盖盖上,簇拥着钱钟书前往火化间。在这里又过了一会,等工人清理炉道。这时,后面又排上了另一拨给其他死者送行的人。
 
  随后,钱钟书的两位学生帮着工人把棺椁推上火化车。当车子进入火化室时,杨绛没有看,她摘掉了眼镜,目光落向了地上的滑轨。
 
  火化间的门关上时,别人劝她离开,她说:“不,我要再站两分钟。”钱钟书的遗体火化后,根据他生前的意愿,骨灰就近抛洒。
 
  在现场送行的,始终只有20多个人,包括钱钟书的女婿、外孙、外孙女,他的学生,以及学生的学生,一些朋友。
 
  钱钟书希望丧事从简。没有通知任何人。有一些人是听说后才赶来的。
 
  “如果大家都知道了,光海外来的,可能就会有上千吧?”社科院的薛先生说。今天来的人基本都不愿向记者透露姓名。钱钟书一向不爱跟媒体打交道。
 
  杨绛说,钱钟书得享88高龄,最后没有痛苦地去世,应该说是“喜丧”。
 
  夏衍之女沈女士说:“还是让我们看钱钟书留下的书吧。”
 
  北京的新闻记者几乎都不知道遗体火化这件事,在场的只有本社记者一人。(完)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