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日志

 
 

是上帝?还是天外来客?[图]  

2005-12-02 11:19: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谁把地球当成了画布?

  上世纪30年代初,一位飞行员驾驶着单座螺旋桨飞机,沿着秘鲁的海岸飞行,欣赏着太平洋的波涛与安第斯山脉左侧的风光。当这位飞行员飞到濒临大海的位于安第斯山脉的高原古城纳斯卡一带的时候,突然从距地面约500米的空中发现在古城纳斯卡附近的山谷之中,有一块形状奇特的沙漠,而在沙漠中还纵横交错着像运河一样的白色带状网络。于是,飞行员在一张纸上画下了这块沙漠的图形,它长约60公里,宽约5公里,并且也标明了他所看到的“运河”。飞行结束之后,这位飞行员来到秘鲁首都利马的民族博物馆,亲自向博物馆馆长讲述了自己的发现,并且把自己画成的这张地图交给了博物馆馆长。

谁把地球当成了画布?[图] 是上帝?还是天外来客?[图] - 天下无霜 - 我的博客

  秘鲁纳斯卡荒漠上的巨大地画,是南美考古中最令人着迷的谜题之一。这些地画只有在空中一定高度才能看得出全貌。地画的线条往往绵延 9-10 公里,甚至更长。这些地画的年代难以确定,是谁在没有精密仪器的古代画上如此精确度极高的作品呢?

  民族博物馆的馆长听完了飞行员的讲述以后,根本就不相信会有这么回事儿。因为他知道飞行员所说的那个山谷就是帕尔帕山谷,是纳斯卡高原的一部分。而纳斯卡高原是世界上最干旱的地区之一,一年之中很难下哪怕是一次雨,有时候甚至几年都不会下一次雨;至于飞行员所画的那块名叫帕姆帕的沙漠,虽然在当地印第安人的语言里意思是“绿茵遍地”,但实际上却寸草不生,地面上长年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黑褐色的沙砾。因此,博物馆长等飞行员一离去,就吩咐将这张地图存放在古代文书保管所的档案里面,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过问此事了。

  几年之后,作为古印第安文化研究专家、历史学家的科逊克教授来到民族博物馆,在档案里面发现了这张地图,并对此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他一边看着地图上那些互相交错的线条——有些直线互相平行,有些直线交叉成各种形状的几何图形,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弯弯曲曲的线条——一边激动而紧张地思考着:难道这块面积将近300平方公里的帕姆帕沙漠,有可能就是早已消失的一块古代绿洲吗?于是,科逊克教授决定组织一支考察队前往帕姆帕沙漠。

谁把地球当成了画布?[图] 是上帝?还是天外来客?[图] - 天下无霜 - 我的博客

  为什么要在纳斯卡高原上画如此大幅的画,这难倒了不少考古学家。直到有一天,恰好是冬至。那一天科学家发现沉没在远方地平线的太阳光线和巨鹰喙相连的那条笔直的沟正好重合。在 6 个月后夏至的那一天,科学家又一次发现西沉的太阳光线和这条沟重合。这使得科学家恍然大悟,提出了纳斯卡地画可能是巨大的天文学启蒙书这一设想,也就是说,纳斯卡高原的沟,起着天文历的作用。图为巨鹰图案的地画。

  科逊克教授带领着考察队来到帕姆帕沙漠,很快就找到了飞行员所说的白色带状的运河,只不过考察队发现这些所谓的运河仅仅是一些深度在15到20厘米左右,而宽度不到10米的浅沟。有的浅沟弯弯曲曲并不很长,而有的浅沟则笔直呈一线,但最长的也不过2000来米,因而很难想象在平坦的绿洲上面,会用这样的浅沟来引水灌溉。那么,这些浅沟到底是什么呢?

  考察队接着就开始进行实地测量,他们一边沿着浅沟前进,一边在地形测量图上记载下每条浅沟的方位及形状。不久,考察队员们就结束了测量,各种各样的浅沟也在测量图上被标示了出来。科逊克教授拿过所有的测量图一看,不禁大吃一惊,差一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测量图上竟出现了一幅喙部凸出的巨鹰图案!巨鹰的翅膀展开,翼长各约90米,而巨鹰的尾部则长达40米左右。同时,巨鹰喙部的长度几乎有 100米,并且与一条长约 1700米的笔直的浅沟连接在一起。

谁把地球当成了画布?[图]

  纳斯卡高原的人物画: 在众多的动物地画中,还穿插着一些比动物画大十倍的人物画。其中一个人物高达 620 米,躯干挺直,一只手举着一件武器,被框在一个六边形里。这是早期人类的模样吗?

  随后,考察队员们又找到了许多白色的浅沟,经过测量以后,发现所有的浅沟都分别构成了一些奇异的图案。比如说有一些浅沟就构成了一幅章鱼的图案,上面还有8条弯弯曲曲的腕足。于是,科逊克教授决定带着考察队员们乘坐飞机,来一次空中观赏与考察。飞机很快就上升到500米的高度,当飞机在帕姆帕沙漠上空兜了几个圈子以后,考察队员们突然看见了那些自己早已在地形图上非常熟悉的图案。然而,这些图案是什么人“画”的?又是怎样在帕姆帕沙漠上“画”出来的?这些图案的用途何在?科逊克教授和他的考察队员们带着这些疑问离开了帕姆帕沙漠。

  正当科逊克教授准备再次对帕姆帕沙漠进行考察,以揭开这些疑问的谜底的时候,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考察的计划不得不暂时中止。不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帕姆帕沙漠当地的一位女教师,仍然按照考察队当年所使用的测量方法,独自坚持在帕姆帕沙漠中对浅沟进行考察。

  在数年来的考察中,除了又发现了许多笔直的浅沟,以及由这些浅沟形成的圆形和螺旋形图案之外,这位女教师还找到了其它的许多种图案。其中有高达80米的卷尾猴,体形在46米左右的蜘蛛,几乎长达 180米的蜥蜴,以及巨大的鱼类、穿山甲、蚂蚁等等图案。同时,这些动物图案每隔几千米,就会以同样的形状和大小重复地出现。更为重要的是,这位女教师还发现了大得多的人形图案。其中一个人形图案,身躯直立,两手叉腰,高达620米;而另一个人形图案虽说没有脑袋,但他的每只手上却有6个手指。

谁把地球当成了画布?[图] 是上帝?还是天外来客?[图] - 天下无霜 - 我的博客

  图为神秘莫测的星空:有一些研究表明,纳斯卡荒漠上的地画与星相的运转有着某种密不可分的联系。有科学家将纳斯卡高原平面图与星相图进行对照,发现了地上画标明有整个四季的天文变化。在这部“天文历”上。太阳系的各大行星,都被标上了各自的线和三角形。通过形状,可以在地面画中找到点缀在南半球空中的众多星座。

  当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科逊克又重返帕姆帕沙漠,结果,他发现许多笔直的浅沟,保持着由南向北的方向,与指南针的刻度相对照,其精确度相差还不到一度。但是,由于该地区处于南半球,古代的印第安人根本看不到北极星,所以无法进行南北方向的定位;即使在西班牙殖民者到达美洲以后,也没有使用指南针进行大地测量的历史纪录。那么,这样大量的图案集中出现在帕姆帕沙漠这块长方形的地面上,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答案也许很快就会揭晓,一天下午,科逊克和女教师正一道观察着那幅巨鹰图案,突然,科逊克发现即将消失在地平线上的太阳所发出的最后余光,正好和与巨鹰的长喙相连的那条笔直的、长度约1700米的浅沟完全重合,而这一天恰恰是冬至。为了证明这一现象不是事出偶然,在半年以后的夏至这天下午,科逊克来到巨鹰的长喙旁边,再次看到日落之时的太阳光线与那道笔直的长长的浅沟又完全重合在一起了。由此,科逊克推测帕姆帕沙漠中出现的各种图案与天文现象有关。近一步研究的结果表明,这些图案有可能与星相的运转有着直接的关系。而秘鲁的文物专家梅森教授甚至还说所有的图案有极大的可能是某种宗教的符号,并且由它们构成了一部历法。

谁把地球当成了画布?[图]

  图为皮斯科海湾峭壁上的“三叉戟”形状的古老图案。当初西班牙人乘船驶入皮斯科海湾的时候,还以为这个类似三叉戟的图案,是一个表示三位一体的神圣象征,标志着上帝赐予他们征服异教徒的权力。不过,这只是西班牙人的一厢情愿的遐想,因为这一图案在这块巨大的红色岩石峭壁上面早已出现,已不知经历了多少风吹雨打的漫长岁月。

  这些说法也许不无道理,但是,最为关键的一点却是,为什么古代的人们会选择在如此荒凉偏僻的地方来制作这些图案,因为如果只是采用简陋的测量工具来进行图案的制作,恐怕需要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时间才能完成。并且在总面积达300平方公里的地面上,要如此精确地制作这些图案,即使在今天,在没有空中定位的条件下,恐怕也是十分困难的。显然,想仅仅依靠帕姆帕沙漠中的图案来寻求谜底,恐怕是过于相信人的想象力了。只有把目光向外延伸,或许才能够寻找到更为合情合理的说法。

  如果从古城纳斯卡向海洋的方向望去,会看见在皮斯科海湾的岸边,有一堵巨大的红色岩石峭壁,迎着海面高高耸立。在笔直如削的石壁上,还雕刻着一幅高达270米的奇特而古老的图案,远远看上去就像是希腊神话中的海神波塞冬手中所持的三叉戟。这个图案图形巨大,在离海岸20公里的海面上就能够看到。

  其实,只要乘坐飞机在皮斯科海湾的上空,就可以看到海岸峭壁上的三叉戟图案中,中间最高的那一戟的戟尖,正好不偏不倚地直接指向帕姆帕沙漠方向;而在帕姆帕沙漠的上空,则可以看到长方形的沙漠中,边长较短的那两边,恰恰正对着皮斯科海湾的方向。如果在地图上面用直线将这两个目标连接在一起,便可以看到正好是从峭壁上三叉戟中间那一戟的戟尖,到沙漠中较短一边的中间,连接这两者之间的最短直线,也就是说,这条由皮斯科方向的戟尖引出的直线,竟然是帕姆帕沙漠的短边的垂直中心线!这无疑表明:如果皮斯科海湾峭壁上面的三叉戟具有空中导航的作用,那么,帕姆帕沙漠就将是一个可供飞行器起降的降落场。

谁把地球当成了画布?[图] 是上帝?还是天外来客?[图] - 天下无霜 - 我的博客

  中美洲大地上造型奇特的建筑。如果按照考古学家认为那些地画是对天外来客飞行器起着导航作用的思路来想,那么这些高大的建筑也许就是让天外来客在空中俯瞰时找准方位的某种标志。

  只要稍微动一下脑筋,便不难想象,在一个宽度约5公里长度约为60公里的巨大降落场中,将要起降的飞行器会是何等的庞大。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它也许就只能是天外来客修建的降落场!

  所有这一切都只是可能或也许,我们只能假设,为什么帕姆帕沙漠上面黑褐色的沙砾只是那么薄薄的一层?也许这是在宇宙飞船不断地起飞和降落的过程中,因飞行器下部发出大量的高热所造成的后果;为什么留下的图案之中没有植物?也许是因为当时纳斯卡高原的地面上只生长着细小低矮的绿草,而没有高大的树木或可爱的花卉;为什么两个人形图案存在着差异?也许是用来表示天外来客与地球人之间的发展差距,一个是智力与体力全面发展的,因而两手叉腰地昂首挺立,而另一个则是智力与体力发展不平衡的,因而没有头却多出一个手指……

  但是,仅仅只是寻找到了与机场有点相似的远古降落场,仍然不能拿它来作为天外来客曾经访问过地球的铁证。因为只有这惟一的证据,是无法证明天外来客曾经在帕姆帕沙漠建立过降落场的。

 追踪“太阳之子”

  茫茫太空之中,太阳的光辉在无穷无尽地扩张。地球上的先民们崇敬地仰望着太空,灼热的阳光使他们感到无言的畏惧,谁能够飞向太阳,谁就是太阳之子!

是上帝?还是天外来客?[图] 是上帝?还是天外来客?[图] - 天下无霜 - 我的博客

  图为燃烧的太阳。对于那些也许存在的外星人中的宇航员来说,太阳已经成为太空之旅的星际导航标志,他们将飞向太阳,成为太阳之子。

  1967年 11月10日傍晚,在加拿大阿尔伯塔省加尔加里市郊的田野上,当地时间17点45分,14岁的中学生戴维·西沃尔特在放学后,穿过田野向自己的家里走去。“突然,我听到一声刺耳的声音,我转过身去,寻找声音传来的方向。这时候,我看到一个银灰色的球体在我头顶的空中飞行,并发出十分明亮的闪光。这闪光是由蓝色、绿色、黄色、红色、玫瑰色、橙红色等颜色组成的,时闪时灭,非常好看。正当我目不转睛地看着这个体积巨大。而且颜色鲜艳的光球的时候,一道非常强烈的金黄色的光柱向我射来,我立刻闭上眼睛,不敢再看。”

  戴维·西沃尔特在看到这个光球以后的有关讲述也就到此为止,他由于惊恐过度,随后发生的事情根本记不住了,因为在当时就失去了记忆。不过,戴维·西沃尔特在平常回家时只需要几分钟,而这一次却花费了整整45分钟。直到5个月以后,戴维·西沃尔特才恢复了失去的记忆。他说正是那个金黄色的光柱把自己抓进了球体里面,并且看到了一个有着紫红色的鱼鳞状皮肤、鼻子和耳朵的部位都只是孔、嘴巴是一条缝、身高大约1.8米的魔鬼;随后这个魔鬼和另外三个一模一样的魔鬼给自己检查身体。当金黄色的光柱再次照着自己的时候,他不知不觉他又回到了地面;然后就拼命地往家跑,等自己跑进家门的时候,扭头一看,只见那个光球突然上升,一下子就不见了。

是上帝?还是天外来客?[图] 是上帝?还是天外来客?[图] - 天下无霜 - 我的博客

  在澳大利亚的金布利南吉斯发现的一幅时间已达几千年历史的岩画上,有两个身穿现代宇航服的天神像,难道这仅仅是远古原始人的假想吗?

  这就引发了这样的疑问:所有的这些古埃及航模是什么人制作的?显然,古埃及的人们是无法依靠自己的力量,来独自制作出这样的飞行器模型的。于是,人们只好又回到神话里面去,以便寻求可能的解答线索。

  在古埃及神话中,普塔神乘坐一辆闪闪发光的飞车,在孟斐斯国王的宫殿里从天而降,送给了孟斐斯国王两个这样的飞行器模型,并且还告诉孟斐斯国王以后还会送来这样的模型,然后就乘上闪闪发光的飞车,向着太阳的方向飞去。显然,普塔神在古埃及人的心目之中,就是太阳之子。同时在古埃及遗留下来的大量壁画及雕刻中,很多神都有翅膀,他们似乎都在争着诉说太阳之子的曾经来临。

是上帝?还是天外来客?[图] 是上帝?还是天外来客?[图] - 天下无霜 - 我的博客

  中美洲文化使者奎扎尔柯特尔经常被描绘为头戴“防风面具”,这面具的形状像一个长鼻或鸟嘴,正如我们现代的氧气面具罩一样(或许地球上许多地方描绘的鸟首人身像是戴着面具的宇航员)。图为“天神”奎扎尔柯特头戴“防风面罩”,外面是一个美洲虎的头饰,是乘坐飞船的宇宙帽盔。

  然而,神话毕竟只是对于太阳之子的一种模糊回忆,何况飞行器模型与飞行器本身之间,说到底还是两回事,因而还需要有更加直接的证明。尼罗河上世界著名的阿斯旺大坝修建以前,该地区河道上有一个名叫象岛的小岛,在埃及保留下来的最早的古籍里,有着关于象岛的描写:说这个岛之所以叫做象岛,就是因为它的形状与大象一模一样。

  可是,来到象岛的人们,走遍了全岛,却怎么也想象不出这座岛屿竟然会与一头大象有什么相似之处。难道古籍中的描写纯属编造吗?事实上,古籍中的描写是非常准确的,象岛的形状确实与一头大象一模一样,只不过在地面上无法辨认出来,必须到空中才有可能看到这一奇景!现在的问题在于,是谁在埃及的远古时代就能够飞到空中进行观测,最后对象岛给与了名符其实的命名呢?



是上帝?还是天外来客?[图] 是上帝?还是天外来客?[图] - 天下无霜 - 我的博客

  今天人类所认识的南极洲。最高点:文森山5140米;最低点:海平面下2538米(冰封);世界最长的冰川:兰伯特冰川400公里;最活跃的火山:埃里伯斯火山3743米;面积:13,340,000 平方公里。

  更加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在雷斯地图上面,还标示出了南极洲的内陆地形:山脉、高峰、河流以及海岸,而这些都是在冰雪覆盖之下的。地球上的人类,一直到1952年借助回声探索仪,才发现了南极大陆上那些雷斯地图上早已标明的东西。两相对照,竟然一点差错也没有。然而,根据有关科学家的考察,南极洲被厚厚的冰层覆盖至少有6000年以上的时间了!显然,雷斯地图根本不可能是由这6000年以来的地球上的人类所绘制的,必定另有其绘制者。有关专家经过进一步研究以后,认为雷斯地图与美国空军以开罗为中心采用等距离摄影法绘制成的地图几乎完全相同,所不相同的只有雷斯地图上的南美洲显得有点被拉长。但是,这一差异产生的原因,最后还是给发现了。

  从理论上来讲,在高空航测的时候,要是所测地区离中心区域越远,地球的球面性质就越显著,因而失真变形的可能性也就越大。这一理论很快就得到了证实。当地球上的人类向月球发射出第一枚探测火箭以后,在美国的月球探测器发回的众多地球照片之中,竟然有一张与雷斯地图一模一样,在这张照片上,南美洲的形状也同样被拉长了,并且拉长后的形状与雷斯地图完全重合!

  这就意味着早在地球上的人类能够在月球上拍摄地球照片之前,已经在月球上出现了对地球进行摄影的活动,雷斯地图就是确凿无疑的证据!也许今天地球上的人们已不得不承认,月球的第一个探索者并不是自己。公元1969年,阿波罗飞船首次载人登上月球,就在地球上的人类代表认为自己是第一个月球访问者的同时,却看到在月球表面上早已留下了20多个类似地球人的脚印!这些脚印据说给拍摄下来了,可是却没有让公开出来。尽管如此,这至少证明最先登上月球的不是地球上的人类!

  更为重要的是,这将证实先民们所崇拜的太阳之子在离开地球以后,很有可能来到了月球,或者在到达地球之前,曾经在月球上有所停留。天外来客何时能够重返地球,或者地球上的人们何日才能够找到他们,依然只是一个人与神进行交流的美丽的梦。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